相府第一嫡女 相府第一嫡女
A-A+

第 2 章 见死不救?

悬崖峭壁之上,巨大的鸟窝边缘飘着一段雪白的缎带,仿佛柔风中的一缕,悠悠荡荡,自由无忧。

猛地,躺在其上的人睁开眼睛,眸中乍然射出的幽冷嗜血的冷光令飞掠过头顶的鸟儿受惊般仓惶逃离。

云锦绣看着天高云阔,一派洁白蔚蓝的景象,一时转不过眼。这里哪里?她不是自杀了吗?难道?

这里不是关押她的暗无天日的地牢,周围…周围也没有云溪和她那群耀武扬威的下人。

脑海中短暂地停滞了两秒,胸口起伏,从身体最深处涌入喉咙,发出低低的笑,最后毫无顾忌变成了大笑。

她的歃血诅咒竟然实现了!她重生了!云锦绣笑着流下眼泪,她竟然真的重生回到了十六岁,这年她被人推下悬崖毁了容貌,有幸落在建在半崖的鸟窝接住,等到相府祖父派来的人救她时,她的脸已经耽搁多日,彻底毁去。

云锦绣触碰自己摔下来时被悬崖峭壁划伤的左边脸颊,在经历了上一世的折磨,此时这点儿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要想改变这一世的结局,那么从现在,就要翻转悲剧的开端!

……

终于双脚落地,云锦绣站在山崖底下,脚踏实地的仰起头,看到先前接住自己的巨大鸟巢,那高度此刻从下往上看着更加让人眩晕。

如果不是她够幸运,从崖顶直接摔下来她一定是粉身碎骨。

云锦绣想到当初奶娘如何哄骗自己到这山崖上为娘亲祈福可以生个弟弟,然后装作意外绊倒她又推了一把,她唇角溢出淡淡的冷笑。哼,这一世,所有害自己的人,她都要以血还血!

从山底绕路上山,山路崎岖不平异常难走。

锦绣直接撕掉自己身上及地绕膝的拖沓长裙裙摆,路过一处溪水上流时,她拿着手里的裙摆沾着水简单清理脸上的伤口,并用干净锦缎包扎护住脸上的伤口。

等一切处理好,锦绣正打算起身沿着山路继续往出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飘过来,面前清澈的溪水从上往下流淌过鲜红的血水。

心里一惊,她赶忙视线往上看去,只见前面几十步以外的细流边,躺着一个黑衣人,半只手臂搭在水里,血水就是从那里流下来。

确定周围并没有其他人会威胁到她性命,锦绣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赶路。

黑衣人躺的位置恰好是溪水边,挡在她要走的小路中央,锦绣走到男人身边,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半点动静的人,毫不犹豫,抬腿迈了过去。

募地,还未落下的脚腕上一紧,锦绣心中一颤,回头低首,看到地上躺着的人俊美无涛的脸,即使沾了几滴鲜血,看起来却更显得妖艳夺人。她愣了愣。

让她惊讶的是,这个人竟然没死,此刻修长冰冷的一只手正握在她的脚踝上,一双深幽潭眸紧紧地盯着她。

景沐暃被人暗杀,属下拼死一路护着他离开,到后来属下全部为他牺牲,他杀死了残余的几名杀手的同时,也深受重伤,最后离开的路上体力不支昏倒在这里。

半昏半醒间,他感觉有人的响动在附近,睁开眼就看到从他身上跨过去的人,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抓住了对方的脚腕。

“你……”见死不救。

景沐暃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对上头顶人回身往下来的目光,只见女子云鬓散乱,长发半散落在玉肩,脸上缠着白色纱带,看不清容貌,只是露出的那双眼,着实让人心惊。

他第一次见到,有女子的眼眸如此清澈澄亮,干净的如晨色蓝天一尘不染。

可在他开口之瞬,那女子眸中透出的清冷淡漠,让他没有说完的话瞬间止住。

他似乎在那双眸中看到了相似的自己,同样的淡漠疏离,心冷如冰。

这样的人,如何会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至少换做是他,不会救。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