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第一嫡女 相府第一嫡女
A-A+

第 5 章 收点儿血本而已

闺房中。

御医治疗走后。

锦绣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上了药膏,裹着纱布的脸,愣愣出神。透过纱布,她仿佛看到上一世自己那张布满狰狞伤疤的丑脸。

当时毁容后自卑的她,用了柳姨娘带来的那些去腐生肌的药物,最后导致半张脸彻底毁掉了。

呵呵,上一世归根结底,是她太傻,每天活在相府祖父和母亲织就的锦衣暖巢中,不懂世事复杂,才会最终任性害了自己,害死祖父和娘亲,就连相府,都被自己人渣父亲抢占。

云锦绣,这一世,你活着只为保护家人,把那些前世害你伤你之人,一笔一笔的债全都讨回来!

啪!

身后瓷碗摔地碎裂的声音清脆,锦绣从思绪中拉回来,看到面前的妆镜里倒影出奶娘惊慌失措的老脸,眼中寒芒一闪而过。

“小,小姐……”

奶娘一脸惨白,哆嗦着唤了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一软跪倒在地上,恰好跪在了碎地的瓷碗刃上,疼得龇牙咧嘴。

她刚才看到镜子中的云锦绣,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张泣血的脸孔向她索命,吓得她扔了药碗,哆嗦着控制不住跪了下来。

此时膝盖上的疼痛让奶娘清醒,再看回过身低头看着她笑的云锦绣,虽然左脸贴着纱布,但是另一半完好的脸依旧笑靥如花。

刚才一定是她做贼心虚产生了幻觉,小姐向来单蠢,不会想到是她推她摔下山崖的,只会以为是不小心。

想到这里,奶娘神情大定,手臂撑在地上准备站起来。

“本小姐让你起来了吗?”

锦绣一双清眸冷淡地注视着准备起身的奶娘,幽幽清冷地声音从她口中发出来。

“……”奶娘惊讶抬头,看到小姐眼中主子高高在上的威严厉色,顿时怔住。

从前小姐对下人极好,从不让她们下跪,做错事也是三言两语就饶过她们。

从来不曾像现在这般词严厉色的神色,让人不敢小觑。

奶娘下意识重新跪下,膝盖再次落在瓷碗碎片上疼得她老脸豆大的冷汗滚落下来。

云锦绣唇边冷笑,前世她脸上受伤之初没有心思,后来想到是奶娘推她掉下山崖,叫人来问责时候,奶娘又哭又求甚至拿自杀来证明当时是为了拉她远离山崖谁知她反倒掉了下去。

她当时面慈心软,不信自己从小亲近的奶娘会害她,于是饶了奶娘。她真是傻啊,奶娘和庶姐云溪现在就已勾结,最后将她送进了天牢。

锦绣看着奶娘跪在瓷片上,膝盖淌血渗透了上面的衣料,鲜艳的血色看起来竟然格外的艳丽夺目。

姑且就当这一点儿血是小小的利息,她会留着奶娘加以利用,迟早会赏她比现在这般更生不如死的折磨。

“起来吧,奶娘先去休息,小翠你去重新熬一碗药来。”

一旁从始至终没有多言的大丫鬟小翠,上前一步扶起奶娘,对锦绣点了点头,“奴婢这就去。”

锦绣眨了下眼,摆手示意她们下去。

这次,云锦绣一回府就把锦园里的二等丫鬟小翠提成了一等丫头。

前世在自己落魄后,所有人弃她离去,甚至有不少下人踩着她看她笑话。

只有小翠,一个平日里自己完全不曾关注过的二等小丫鬟,始终衷心护着她不离。

对她好的人,她不会忘记,这一世一定好好待小翠这个前世为她而死的丫头,当她是自己的姐妹一般,为她筹谋安稳一世。

过两日待脸上伤口恢复些,她就回尚书府去,柳姨娘,庶姐云溪,她们在那里,那才是她这一世的第一个“修罗场”。

好戏还没开始,贱人,等着她!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