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道无双 重生之武道无双
A-A+

第 1 章 :最强灵魂

云淡如纱,清风徐徐;斜阳余晖透过稀疏的树林,将草坪映得暖暖的。

文一鸣靠坐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榆树下,面无表情的望着远去的一群锦衣少年。他一身洗得发白的破旧衣衫上,沾满了草青和灰迹;齐耳的短发上面,几根枯黄的杂草狼狈的吊在上面,显现出几分冷漠。

文一鸣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看向身旁不远处,叉腿坐在草皮上鼻青脸肿的童强,心下不禁有些郁闷。

自己重生在这个叫天赐大陆的世界才两月有余,如果今天不是童强扑在自己身上拼死相护,恐怕自己会是传说中重生后最短命的一个了。

虽然只是两个月时间,文一鸣却很奇怪自己能完全融入这个世界;对于前世的种种,都像是经历一个世纪般完全淡漠了。那些记忆犹如历史上的文字记载一般没有丝毫感情,但却令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曾是一名特种兵的教官,出生于一个家业庞大的武术世家。

至于前世在地球上的死因,文一鸣相当无语。就因为自己刚刚步入内家拳的化劲境界,被几个高层领导和神秘科学研究院的老头给忽悠,抱着为国效力而悍不畏死的去做了一个实验。

实验成功与否他不清楚,他只清楚自己一觉醒来便重生在一具羸弱不堪的躯体上。

一想起这个名为‘最强灵魂’的实验,文一鸣就蛋痛。

据说这群神秘科学的疯子教授,研究出从各类生物体内提取一种叫‘种族天赋’的灵魂。

同时也发现了,任何一种生物都具有或多或少的种族天赋。比如人类的种族天赋便是创造和领悟,狼的种族天赋便是嗜血,鸡的天赋乃是掌控时间差......

当时,文一鸣听到这些老头正经八百的忽悠他,感到啼笑皆非。不过让他更可笑的是,这些疯子试着将这些灵魂融合在一起,而后异想天开的移植在人体,美其名曰:最强灵魂!

这些个疯子在成千上万此实验失败后,发现那些可怜的小白鼠连一个灵魂也无法融合,苦思冥想之下便找到了文一鸣。

因为他们找到了一种万无一失的方法,便是需要一名身体素质极为强悍的内家高手当载体。而在那种飞机、卫星、网络遍布全球的科技时代,要想找到一个名副其实的内家高手谈何容易。因此,文一鸣这个立功无数,勋章挂得从头到脚都是的化劲高手,便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

文一鸣记得,这些疯子口若悬河的唾沫星子,整整轰炸了他半个月。令他无比感叹,若是这些个疯子能生在战国时代,还真没苏秦和张仪他们什么事儿了。

结果很显然,文一鸣不是这群能舌战群儒的疯子的对手,被迫走上了试验台。

当他被有如变形金刚一般固定在实验台上,为首的疯子说了一句让他暴走的话,这话自今记忆犹新。

“最强灵魂实验一旦成功,你所有的内家修为将消失殆尽。唯有在修炼到暗劲境界后,才能成功的激活最强灵魂,这也代表着激活融入的种族天赋。而且你的修为每提升一个境界,便会多出一类种族天赋。文教官,是不是觉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文一鸣目瞪口呆,若非禁闭了自己的语言,他真想问候这群疯子的九代祖宗牌位。

“惊呆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不过以前的实验载体连一个灵魂都无法融合,每次实验都弄得满脑开花,那个血腥啊,啧啧!幸好有你文教官,以你的修为融合百十来个,我想还是有可能的!为了人类的强大,千万要撑住啊!”

除了用眼神杀人,文一鸣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发泄。那重重固定他的机械全特么是等离子钛合金,化劲高手?有个吊用啊!

他在地球上最后听到的一句话,也是让他唯一感到稍稍欣慰的话。

“文教官,成功融合最强灵魂后,就算你修为尽失,也能迅速的修炼回来。因为你的灵魂在这个过程中将被超级强化,从而挖掘出前所未有的潜能和天赋。而且,你的修炼时间将会很多;因为实验成功后,你的精力极其充沛...”

文一鸣不知道自己如何消失在地球的,只知道一群疯子在灌输进七个具有种族天赋灵魂后,看着生命特征显示正常的屏幕,兴奋得手舞足蹈。而后便感觉到脑袋里那种多出的幻像光球的数量越来与多,随后便陷入了昏迷。

再随后,就没有随后了,他便来到天赐大陆。

随着两月的时间,这些事情他已很少回想了。他本是一个凡事看得很开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从小便父母双亡,来到这个世界,反而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这让他很快就融入了现在的生活。若非在几次噩梦中出现过实验这一幕,他都快淡忘了。

不过,文一鸣一想起这扯淡的最强灵魂实验,他就想穿越回去,将那几个信誓旦旦的老头给拍死在地下实验室。然后再用装甲坦克拉上一车军火,带上他的特种部队重新穿越回来,统治这个以武修位尊,实力至上的天赐大陆。

到那时候,哇嘎嘎!金钱、美女,统统的给文大爷臣服!哦耶~

皮肤黝黑的大个子童强,看着文一鸣嘴角挂起一抹淫.荡的笑意,有些莫名其妙。暗道,不会是刚才被文远成给打傻了吧。那文远成估计还没走出五里路程吧,这家伙便恢复心态了,还真是奇怪。

童强的确很奇怪,文一鸣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儿,对于文一鸣的情况多少了解一些。

文一鸣的母亲叫江娴,是明阳王府的丫鬟,而父亲却是南梁国的明阳王文子瑜。在文一鸣出生不到一个月时,两母子就被明阳王的大夫人给赶了出来。而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还遭到了追杀;当然,这些都是文一鸣后来告诉他的

文一鸣两母子十五年前在童山村落了脚,而这里离明阳王府大概两百里路程。

而文远成是明阳王最小的儿子,比十六岁多的文一鸣小上几个月,算起来是文一鸣同父异母的弟弟。

在两个多月前,文远成带着一群家奴遛马打猎,居然阴错阳差的碰到了他们两人。嚣张跋扈的文远成,以文一鸣惊吓他的猎物为由,将其当场打了个半死。

文一鸣自小身体羸弱,虽然比他大上几个月,身体弱得让风都能吹到一般。文一鸣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七天七夜,作为铁哥们儿的他,偷偷不知红了多少次眼圈。本以为文一鸣不再醒来,结果在第八天上却像换了个人似的重新活了过来。

童强读书不多,他只能想到用“换一个人似的”来形容。因为以前的文一鸣沉默寡言,总是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脸上的自卑连他都能看出。

自从文一鸣伤好之后,身体一天比一天结实起来,整天让自己陪他一起进山林打野兔,一天到晚随时精神百倍。话也多了起来,而且经常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不过仔细想想却觉得很有道理一样。

就拿今天打到的这只野兔来说,童强就很是纳闷。这文一鸣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布置陷阱,那手段真是快得没话说,好似这种陷阱文一鸣布置过不下千次一般娴熟。

这不,刚逮到一只野兔,便碰到了整天游手好闲到处游猎的文远成。硬是一口咬定这野兔是他的,童强知道如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根本惹不起明阳王府的人,本打算将野兔让给文远成息事宁人。

没想一贯软弱的文一鸣,今天却出奇的强硬,愣是和文远成干了一架,结果显而易见,寡不敌众之下,若非童强护在文一鸣身上,恐怕又得打回原形躺回床上。

文一鸣这时发现了童强怪异的眼神,舔了下嘴角,故作气哼哼的说道“强子,要是刚才你不扑在我身上拦住我,你一鸣哥非得教教他们怎么做人!你这什么眼神?算了,话说刚才文远成说什么来着?他要参加三个月后的双城派弟子招收选拔赛,是怎么回事?”

童强翻了个大白眼,不理会文一鸣满天神牛的海吹,这两个月他也习惯了文一鸣这种天马行空的说话方式,并且自己也觉得很好玩,时不时的学上两句。

童强挠了挠他那粗硬的短发,说道:“双城派是我们南梁国三川郡的一个门派,绕开明阳城走小路估计有三百来里的路程。他们每隔三年会招收一批外门弟子,招收的方式便是比赛淘汰制,录取前五十名。算算时间,三个月后便是双城派再次招收弟子的时间了。”

“五十名的名额还是挺多嘛,进了双城派有什么好处?”文一鸣问道。

童强瞥了一眼他认为无知的文一鸣,道:“五十名还多?三川郡抛开其他地区不说,光是我们明阳城就上千万人,在其中招收50名,你觉得这名额多么?至于好处那当然是一步登天咯!别说我们这些老百姓,就是明阳王府的人想要进双城派也不是靠关系就能进去的。你别看只是招收外门弟子,双城派就是守山门的来到明阳城,明阳城的兵卫也不敢轻易得罪,懂否?”

“哦?”文一鸣拍了拍头上的杂草,想了想,又问道:“那去参赛有什么要求吗?”

“当然有,首先是不能超过十八岁。其次要身世清白没有什么不良劣迹,这也是文远成刚才不敢下狠手弄出人命的原因。其三要测试参赛者的身体素质,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最后一点就是要缴纳十个金币的报名费。”

“噢...最后一点比较难啊,我们这些普通人家一年都挣不了一个金币。唉!”

童强讶异的看了一眼他的哥们儿,“怎么?你想参加吗?”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文一鸣心中其实已经决定了三个月之后,就去参加双城派的弟子招收比赛。他不仅要进入双城派,还要在大赛上洗刷今天所受的耻辱。

文一鸣心中暗道,想我堂堂武术世家之后,堂堂特种兵教官如果连入围外门弟子都进不了,重生有个鸟用?还不如就此挂掉算了。

话说人家重生、穿越混的风生水起,怎么我老文却如此落魄。

机缘啊!这特么不是真要像书上说的那样,让我文大爷去跳悬崖寻觅机缘吧!

扯蛋......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