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道无双 重生之武道无双
A-A+

第 2 章 :神秘包裹

黄昏,夕阳斜沉!

两个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难兄难弟,一瘸一拐的回到童山村路口,然后各自回家。

童强没再多言,他猜测文一鸣想要去参加双城派的弟子招收赛。尽管他不看好文一鸣,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十个金币对于童强来说也有些吃力,不过凑凑还能拿得出的。即便自己东拼西凑帮他把报名费搞定,以文一鸣的情况也是过不了测试那一关的。

文一鸣的家境他很清楚,两母子相依为命,家庭极为贫苦,母亲靠帮一些大户人家浆洗衣服,挣些零钱养家糊口。而文一鸣自小身体瘦弱,因贫困仅仅读了两年书就退了学,回到家偶尔帮村里的一些人户打打小零工补贴家用。从未接触过武道,更别提修炼了。

童强暗自决定,怎么也得帮兄弟凑齐十个金币。他很理解文一鸣渴求变强的心情,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文一鸣回到院子,仔细整理了一番衣着,待看不出有何异样,这才轻步走向江娴的房间。

刚一推开门,里面便传来了一个妇女的关切声,“一鸣啊,怎么不早点回家。饿了吗?”

床上躺着一名面容憔悴,头发花白的妇女,身上盖着一张破烂棉被。这人正是文一鸣两世为人而唯一让他感受到母爱的江娴。

文一鸣几步走到床边扶着江娴坐起来,“妈,我还不饿,您感觉好些了吗?今天我又打到一只野兔,待会儿给您炖一锅汤补补身体。”

江娴抬起干瘦的手心疼的摸了下文一鸣的头,道:“妈没什么胃口,后天赶集拿去卖了吧,买点鸡蛋回来,妈想吃蒸蛋。”

文一鸣眼睛有一点酸涩,小时候曾弄了一窝鸟蛋回家,江娴把这些鸟蛋蒸给文一鸣吃了后,从此文一鸣便特别喜欢吃蒸蛋。他知道母亲并不是想吃鸡蛋,而是想着自己。

文一鸣很享受这种亲情,心底却一阵阵发酸。不禁暗暗发誓,我重生而来若是连母亲都无法奉养,枉为人子!

揉了揉眼睛,文一鸣道:“妈,您什么都别担心,您这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身体缺少营养,需要好好补一补。咱们把肉吃了,后天再把皮毛拿到集市去换成钱也挺不错。而且我也从来没吃过野兔,妈,您就让我沾点您的光吧!嘿嘿!”

江娴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哽咽道:“都是妈没用,让你吃了这么多苦!”

文一鸣感觉心里堵得慌,吸了吸鼻子,轻轻的拍着江娴的后背,发自内心的说道:“妈,从小到大我都觉得特别幸福!放心吧,儿子长大了,以后家里的事就别操心了,有我呢!”

转过身使劲揉了柔酸楚的鼻子,然后给江娴倒了一杯开水,接着道:“妈,我先去忙,您歇着!”

文一鸣出了房间,眨了眨有些朦胧的双眼,心道一定得想办法赚钱了!

江娴半躺在床上,低低的抽噎着,她又怎么看不出文一鸣脸上的伤,她估计又是明阳王府的小少爷弄的。在她心里感到无比心疼的同时,也对明阳王府极度的不满。自己的孩子谁不心疼,身为母亲眼见受欺凌的孩子却无能为力,那种滋味有若刀绞。

就在两月前,文一鸣被打得卧床不起,七天之后才醒过来。气的江娴几天都吃不下饭,自从那以后她就天天心里气闷发痛,没想最终一躺不起了。

对于文远成的身份,江娴也是听了童强说那群家奴腰牌上有个‘阳’字,她才知道清楚。这让她愤懑的同时,也担心不已。

她很清楚,文一鸣的身世一旦被明阳王府知道,等待的将是惨不忍睹的结局。

听着儿子在厨房里弄出的声响,江娴心疼的同时也感到很欣慰;以前文一鸣虽然懂事却不善于表达,还有些木讷;自从上次伤好之后就变得更加懂事了,懂得心疼体贴人了。江娴想着不经意的潸然泪下。

江娴抹了一把眼泪,侧身从床铺下的取出一个薄小的绸缎包裹。那不知名的绸缎上尽是金丝银线织成,刺绣繁复玄奥,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她记得即便在明阳王府也从未见过这种珍贵的布料。

每次看到这个神秘包裹,都令她想起十五年前躲避追杀,在跳涧崖无路可逃之时,无意中碰到的那名重伤的神秘老人,奋力将她母子救出。在杀光了明阳王大夫人派来的追兵后,那老人旧疾复发也已油尽灯枯。

在临死亡时老人请求她帮忙,面对救命恩人的眼含希翼的目光,她含泪应下,那老人临死之际的遗言她自今记忆犹新。

“若是有机会,咳咳!让你的孩子长大后加入...双城派的围城。这个包裹你千万要收好,不、不可示人,一旦泄漏天下再无你母子...容身之地。若是你那孩子是个正直侠义之辈,待他晋升到武士之后,将包裹给他,让他去北...北...”

江娴听不清楚后面的话语,只知道这个包裹事关重大,极其珍贵。

她不清楚这神秘老人的身份来历,但是那位老人极为慈祥,只是偶尔会精神恍惚的独自胡乱说话。因为在跳涧崖相处一天的时间,老人翻来覆去说的两句话她一直记得。

“仗剑峰内罗刹血,斩龙道下英雄泪!”

“圣坛的渣崽们,能奈我何?哈哈!我疯魔狂人梁某岂是浪得虚名!”

江娴完全不懂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听得多了也就无意中记住了,并且因此知道了这位恩人姓梁。

老人死后,江娴将其就近推在一个石坑内,掩上了石头和泥土,却并未垒砌坟头,而是在上面栽了一棵野生的小松树。

江娴回忆着,摸了摸触手柔软的绸缎,这个神秘包裹她已经保管了十五年,看着文一鸣已长大成人,她内心是煎熬、争扎的。

虽然她知道武修在天赐大陆地位尊崇,她却希望文一鸣能平平淡淡的在童山村生活一辈子。

江娴虽为明阳王府一丫鬟,自身却极重信诺,她无法忘记自己答应老人时,老人眼中浮出的感激欣慰之情......

文一鸣前世作为一名特种兵教官,对于各种生存技能那是相当的娴熟,区区一只野兔不过几分钟就搞定,将皮毛撑开挂起来之后,到厨房揭开锅盖一看,野兔汤已经炖出香味了,其中还有他空余之时挖的各种滋补草药。

文一鸣很奇怪,这个世界很多草药和前世的大不一样,可他却不知道为何自己认得。而这具躯体前主人的记忆并未有过识别药草的相关知识。

想到这里,文一鸣心中微微一动。难不成那群疯子真的将最强灵魂融合成功了?虽然自己给弄挂了,但灵魂却神奇的穿过界面重生了下来。如那疯子所说,自己这两个月每天休息的时间特别少,以现在这具孱弱的身体居然随时精神奕奕。更重要的是,他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修炼了一些强身健体的养生功法;前世那些他无法理解的地方,居然能一一被他想通了。

待身体素质稍有改善后,经常也会修炼些强度不大的内家拳,却惊奇的发现,对于内家拳的理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曾经疑惑不解、难以融会贯通的困顿,只需稍稍琢磨推敲便茅塞顿开,眼前豁然开朗。

难道?我成功的带着所谓的最强灵魂重生了!

不过,灵魂这东西太玄了吧?还有那什么种族天赋,简直不要太骇人听闻!真要是到了暗劲境界成功激活,那还了得!

想着,文一鸣惊疑不定中多少有些期待的兴奋。暗道,以后还是别想了,修炼到暗劲境界自然真相大白。

暗劲,估计需要修炼到这个世界的武士期吧!文一鸣这两月从童强的嘴里也得到不少这方面的信息,这是一个和华夏古代差不多的冷兵器时代,而且尚武之风极为盛行。

天赐大陆的修为划分为:武者、武士、武师、大武生、武将、武宗、武王、武圣、天赐战神九大阶。每阶又分为九个小层次,一至三层为前期,四至六层为中期,七至九层为后期。

而如童强这种连武者尚未达到,整天个打熬体力、锤炼筋骨的修炼者,称之为炼体期。唯有达到炼体九层圆满后,突破到武者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武修。

烧着柴火,文一鸣暗自琢磨、规划这三个月的时间。

天赐大陆的修炼与他内家拳有颇多的差异,而且战斗技能在他看来极为粗糙,毫无变通之处。当然以他武术世家、特种兵教官的眼光去评断童强的身手的确有些牵强。

对于他来说,最困难的就是比赛的报名费。至于测试和比赛的前五十名,文一鸣信心满满;尽管这具身体差了些,三个月的时间应该是够了。

半小时后,两母子温馨的吃上了一顿营养晚餐。在文一鸣的劝导下,江娴喝了大半碗野兔汤,还额外吃了一小碗饭。这顿饭江娴吃得很开心,中途还是忍不住落了几次泪,直到看到文一鸣呼啦呼啦大吃一通后才开心的笑了笑。

服侍母亲睡下后,文一鸣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

文一鸣见月挂树梢,时间还早。他现在可不愿意去睡觉,从现在开始,他必须和时间赛跑,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来把身体素质提升上去。

猫着腰身,文一鸣鬼鬼祟祟的打开小院的篱笆门,一路快步来到离家三里远的树林里。

简单热身后,文一鸣缓慢的做了两套动作,以此来测试这具身体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

作为一名顶级的武者,首先必须要足够了解自己的身体。这是文一鸣在执教特种兵中结合传统武学发明的自我检测技术,虽然不能达到精密仪器所测出的数据精度,但是仅以这套动作便足够掌握身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情况。

半小时后,文一鸣气喘吁吁的停止了身体自测。

文一鸣暗暗苦笑,这具身体无论是从柔韧、耐力、肌肉和骨骼的强度均不合格,即便要达到正常人的体质,还需要大量的专项锻炼。至于速度、爆发力、脏腑抗性等,完全没有在如今的计划之内。

“真是弱爆了!”文一鸣数着两肋的肋骨嘀咕道。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