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道无双 重生之武道无双
A-A+

第 4 章 :月亮之上

童山村到镇上的集市只有几里路程,可在文一鸣这种怪异跳脱的步法练习下,却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文一鸣东张西望的一路挤过人群,总算看到童强正光着膀子大汗淋漓的拉着风箱。一个身材强壮的黑个大汉,光着身子挂着一条麻布围腰,正挥动着手中的铁锤卖力的敲打着铁砧上的铁器,发出有节奏的‘叮当’之声,另一只手握着铁钳不时的翻动铁器。而摆满了各种农具的台子边,童秋玥和一名蓝衫少妇正张罗着买卖。

文一鸣跨进铁匠铺,朝着童秋玥点点头,对蓝衫少妇和那黑个大汉喊了一声,“伯母、童叔,忙着吶?”

那大汉正是童强的父亲童山,而那名蓝衫少妇则是童强的母亲陈香。

童山忙着打造铁器,嗯了一声,笑道:“一鸣,随便坐。”

陈香则是笑着对文一鸣点点头,对旁边的童秋玥道:“玥玥,快去给你一鸣哥倒杯水。”

文一鸣摆摆手,道:“不用了,伯母。我来看看强子偷懒没,嘿嘿!”

童强一边拉着风箱,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扭头白了一眼文一鸣,“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偷懒吗?你来偷偷试试。来,换我一把,累死我了。”

文一鸣哈哈一笑,上前接过风箱把手,匀速的拉动起来,朝童强努努嘴,道:“去帮我把野兔皮毛拿出来摆在旁边。顺便给我吆喝两句。”

童强接过童秋玥刚端来的水,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个精光,道:“帮你挂上可以,吆喝你自己来,我卖了力气还卖声啊!哎哟。”

刚一说完就被陈香在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什么卖力气,还卖声?欠抽吧!”

‘哈哈哈哈!’不仅童山几人哈哈大笑,连带外面买铁器的顾客也跟着大笑,这些买东西的大多都朴实的老百姓,笑声中充满了善意。

童强咕哝着将袋子里的皮毛拿出来挂在架子上,回转身接过文一鸣的风箱手柄,道:“去,自己吆喝去,看你拉得火星子都快没了。”

文一鸣呵呵一笑,走到台子边并没有吆喝他的野兔皮毛,而是帮着陈香招呼着顾客。现在顾客还比较多,他这一吆喝必定会影响童山的生意,他准备等人少些再说。

陈香看了一眼文一鸣,暗暗点头,这一鸣可比以前懂事多了!旁边的童秋玥闲着没事的时候,还偶尔腼腆的问那些买了铁器的顾客,要这张皮毛吗?

文一鸣暗暗好笑的同时也对这善解人意的小妹妹很有好感,这丫头,这样能买出东西吗?

等到没多少顾客的时候,文一鸣朝童秋玥笑道:“秋玥妹子,今天一鸣哥教你怎么推销皮毛,尤其是让你那只知道拉风箱的哥多学着点!”

看到文一鸣一副脖子快扬上天的样子,童秋玥捂着嘴笑个不停,惹来童强一阵白眼。

童山这时也歇了下来,正和陈香坐一边喝着水,童山憨憨一笑看了看文一鸣的背影,暗道这小子变化挺大,比以前开朗多了。

文一鸣扫了一样集市上来往的人群,一手拿起一口锅盖,另一手取了一根小木棍,‘当当当!’的敲了几下,见吸引了大部分的人回头看着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将皮毛拿在手中。

文一鸣笑着对众人点头一笑,突然大喝一声:“呔——!”直把一些人吓了一跳,连童山都被惊了一下,一碗水撒了一裤裆都是。

接着气沉丹田,扯开嗓门大声道:“诸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家门同乡!你们休要惊慌,看到我手中的皮毛了吗?对,就是皮毛,没有错,你们一定以为这是一张野兔的皮毛,对吧!错,零分——,这绝不是一般的皮毛,你们没有听错,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皮毛。”

外面的人群已经被这青年特殊的吆喝给吸引了,其中数人问道:“这是什么皮毛?”

文一鸣哈哈一笑,提高声调,“这位兄弟问得好,看来你的求知欲望非常的强。为了满足你求知若渴的欲望,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这次的提问得一百分——,这是一张来自玉兔身上的皮毛,没错,就是玉兔。”

“有人要问了,玉兔是什么兔?问得好,玉兔是传说中的仙兔,据说它从不轻易出没,它只在每年的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出现。传说它是月亮之上广寒宫内嫦娥仙子的宠物。”

“有人又要问了,这玉兔为何会成为仙兔,哈哈问得好!加十分——!”

“相传有三位神仙变成三个可怜的老人,向狐狸、猴子、兔子求食,狐狸与猴子都有食物可以济助,唯有兔子束手无策。后来兔子说你们吃我的肉吧!就跃入烈火中,将自己烧熟,神仙大受感动,把兔子送到月宫内,成了玉兔。陪伴嫦娥,并捣制长生不老药”

集市上的人因为这别开生面的售卖,越来越多人聚集过来,看着台子便的青年死皮不要脸的唾沫横飞,都觉得既好笑又新鲜,也同时为他所讲的故事吸引,在文一鸣‘咆哮’之后,所有人都鼓起了掌。

这厮得意忘形之下,文思泉涌,接着道:“所以,这只玉兔的皮毛不是一般的皮毛,它带着美丽的传说,当然,这张皮毛是玉兔成为仙兔之前的遗脱,试想又有谁会忍心去伤害它呢!鄙人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玉兔,它是居于月亮之上的一种追求。因为这个美丽的传说,在天赐大陆,还流传着一首古老而苍茫的歌曲。”

不待众人问起,这厮已经扯开喉咙,用他那略带撕裂的声音吼了起来。两手还拿起小木棍敲打着节拍。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

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生命已被牵引潮落潮涨

有你的远方就是天堂

我等待我想象我的灵魂早已脱僵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h

看见的看不见的瞬间的永恒的”

一曲唱完,人群全呆住了,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如此豪放大气的歌曲,虽然歌词很简单,但又直入人心,听起来有种想要策马扬鞭的冲动。

童强呆呆的坐在风箱前,嘴巴张得快放进一把铁锤了,哈喇子哗啦啦的往下滴,这小子什么情况?我怎么突然好想打沙袋?

就连陈香和童山也愣住了,童山只觉得现在很想打铁,拿起他的铁锤狠狠敲出心中的激情。

童秋玥则是满目小星星,转啊旋啊转啊好晕啊!

不知人群里谁先带头鼓起了掌,紧接着便是掌声雷动,这次的掌声和刚才的完全不一样,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敬佩。

就在这时,人群从中分开了一条道路,缓步走出一名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女,一头秀发扎成了无数的小辫子披在如刀削的双肩与后背;留海齐眉,凤目含星,肤如白玉;修长的身上被一身鹅黄色的劲装裹得凹凸有致,外面披了一件合体的红色披风;腰佩一柄绿皮鞘短剑,粉红的剑穗垂吊玉腿之侧,脚踏一双银白小靴;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又是那么国色天香,远观近视之下禁是两番风味。

绝美的少女身后跟着一名青衣蓝裙的少女,清丽的面容透着些许骄傲和调皮。容颜一点也不逊色前面的劲装女子。

这少女双手配合步子缓缓的鼓着掌,走到文一鸣面前,停止了鼓掌,抬手优雅的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用颇为讶异又略带欣赏的目光看了看文一鸣,接着瞄了一眼文一鸣手中的皮毛,道:“我喜欢这首歌!很有味道,所以我打算买下这张‘玉兔’皮毛!开个价吧!”

少女把玉兔两个字咬得很重。文一鸣初见这少女时也为之惊艳,不过仅仅是惊艳而已。在前世他身处高位,家世显赫,各类的女神见过太多了。何况他一生执迷于精研武道,对这些根本没有丝毫兴趣,正因为如此,直到再世为人,居然还是钻石王老五。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恋爱过,相反在没有进入部队之前可以说女友如过江之鲫,只不过都是嬉戏红尘而已。

文一鸣呵呵一笑,放下手中的皮毛,道:“难得姑娘是同道中人,姑娘也是倾国倾城之姿,当是玉兔配佳人啊,哈哈!随便给个二十枚金币意思意思够了,交个朋友!”

‘噗——!’正在喝水的童强一口喷在他老爹的裤裆,把童山惊得一激灵,瞪着童强怒目而视,吓得童强一缩脖子,跑进内屋去了。

绝色少女身后的女子猛的站了出来,怒道:“你怎么不去抢,忆蓝姐姐,我们走,别理这个满身铜臭的家伙,野兔就野兔,还玉兔,白糟蹋了你的故事。”

文一鸣丝毫不恼怒,嘿嘿一笑,道:“这位姑娘所言差矣,我其实经常都渴望自己有一天能满身铜臭,为此我也曾多次幻想着去抢,无奈我一身正气,心地善良。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奈何啊?至于这是野兔还是玉兔都不重要,正所谓物由心生,啊你明白我说的什么吗?”

“你”很显然这青衣女子被文一鸣的话给噎住了,指着文一鸣气得小脸通红。

被称为忆蓝姐姐的少女微微一愣,似乎若有所思,而后轻轻的把青衣女子拉回身边,微笑道:“物由心生,说得好!就凭这句话就值二十枚金币。”

说完,取出二十枚金币放在台子上,古怪的看着文一鸣,道:“不过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

文一鸣将皮毛装进袋子,放到少女的面前,优雅的摊出手掌,做了个请的动作,道:“请讲!”

那少女看着文一鸣优雅的姿态,微微愣了愣神,而后道:“马蹄声起马蹄声落,欧耶。这欧耶是什么意思?”

“咳咳!”文一鸣摸了摸鼻子,正色道:“这是天赐大陆很古老的一种语言,穿插在其中就是好爽啊的意思。”

少女低头想了想,拿起台子上的皮毛,朝文一鸣点了点头,拉了一把青衣女子转身缓步离开。

那青衣女子还不忘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文一鸣一眼,不过这眼神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威慑力。

绝色少女转身时还在一边思索,一边低头念念有词。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好爽啊!怎么怪怪的?”

正在数钱的某人一个趔趄摔倒在柜台下。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