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道无双 重生之武道无双
A-A+

第 5 章 :初试身手

在铁匠铺一阵闲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与童山夫妇两人道了别,和童强两兄妹嬉闹着走出了铁匠铺。

三人在集市上不慌不忙的转悠,身上第一次揣了这么多‘银子’的文一鸣有些兴奋,为母亲抓了药之后,又专门为自己配了一副有助于排除身体杂质的养生中药。之后放开手脚买了不少母亲爱吃的东西,还特地在一个小地摊上选了两只花钗,拿出其中只较为艳丽的花钗送给童秋玥,直把这小丫头高兴得手舞足蹈。

三人提着购买的货物,不多时便走出了集市,准备赶回童山村。

童秋玥不时的蹦跳在文一鸣面前,扭着脖子奇怪的打量着他。文一鸣咳了一声,道:“丫头,干嘛?古灵精怪的!”

童秋玥道:“一鸣哥,你在哪里学的歌曲,真好听。可不可教我?”

童强心里也很好奇,这家伙除了在家里偶尔打打零工,就是和自己一起到后山打野味儿,这些东西哪儿学的,不过今天那一串吆喝倒的确别开生面啊!

想到哥们儿一下子有了报名费,童强心里也挺激动的,靠近文一鸣,一把搂在他肩膀上,道:“一鸣,等回村里直接去我家,把我修炼的功法和追风拳带回去。现在有了报名费,怎么也要拼一下,有什么不懂的直接来问我。”

文一鸣心里淌过一道暖流,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前方转角处突然冒出两个头扎帽巾的汉子,一脸冷笑的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中一名高个青年嘻皮笑脸的走了过来,忽然脸色一变,狠狠的喝道:“小子,不想死就把金币拿出来!”

童强一见两人连忙上前道:“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下以大欺小么?”

“滚开!”落后半步那名较为精瘦的汉子一脚踹向童强的胸膛,文一鸣一看这人出腿就知道两人是练过的,出腿自然迅猛,裤管卷起的风声一听就很有爆发力,对付一般的普通人三四个还是不在话下。

童强没料到后面那瘦子会突然袭击,慌乱之下刚一抬起双臂护住胸膛,一股大力便狠狠冲击而来,被踹得倒退出两米多远,晃了晃身子这才呲牙咧嘴的站定,不停的抖动着双臂,显然童强这亏吃得很大。

那瘦子讶异的看了一眼童强,本要一脚踹飞这小子,好好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没想这小子居然只是退了几步而已。

“哟呵,还是个练家子啊。来来来,小子过来咱再走两招!”那瘦子满脸戏谑之色,说话之间已走向童强。

文一鸣横跨一步,平静的注视着被他拦住的瘦子,没有丝毫言语的念头。他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仅仅在调理身体而已,连正式训练都还没有进入,唯一支撑他的底气便是前世的战斗经验。一旦自己说话大意之间,神经反射完全跟不上自己的思维反应。

不出文一鸣所料,那瘦子在他横跨站定时,双脚骤然分开,腰马一沉的同时右拳已直捣文一鸣面门。

文一鸣感受到瘦子衣袖带动的劲风迎面扑来,猛的短吸一口气,右脚贴地斜跨的同时,后脚猛蹬地面以腰发力引动左手搬移而出,直接拦截在那瘦子的小臂之上,导致其拳力偏移中线。而文一鸣的右拳几乎与左手的化解在同一时间直击对手心窝中线。

前弓后箭整体发力,以腰送肩催肘、震腕凝拳,吐气开声之间,那瘦子只觉得在直拳击空失去重心之的瞬间,心窝一点传来一阵钻心剧痛,紧接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连退三步,最终往后倾斜‘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腾起一笼尘土。

那高个汉子扭头看看倒在地上捂住胸口的瘦子,耳边传来断断续续虚弱的呻吟,回过头震惊的看着面前瘦弱的青年,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蠕了蠕嘴,最终没敢说什么,转身扶起那瘦子,一边警惕的看着文一鸣,一边架起瘦子的身体往集市上退去。

见自己惊退了两个不速之客,文一鸣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双手不停的一紧一松,活动着小臂和指关节。刚才一式搬拦捶全力爆发之下,已经超出了他身体的极限。虽说一拳将那足有一百多斤瘦子击倒,可他的体质根本承受不起反震力的冲击,到现在双臂还有些酸麻,特别是右手那一锤,震得他手腕生痛,整个拳头更是胀痛不已。如果不是微侧身体以腰卸力,估计肩关节都会受伤。

文一鸣转过身见童强双手互握小臂,张大了嘴愣愣的盯着自己,眼生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走吧,别愣着了。”文一鸣也很无奈,该怎么去解释呢,算了,随便胡诌一通吧。

童秋玥也是直到此时才松开了捂住嘴唇的小手,满脸好奇的问道:“一鸣哥,你是怎么做到的?不是说你没练过武吗?”

看着童强想要吞噬自己的眼神,文一鸣苦笑一声,道:“边走便说吧!”

“强子,你也知道我的身世,我练武的事不是想要刻意隐瞒你,如果被明阳王府的人知晓,不仅我自己小名难保,还会连累我母亲。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去参加双城派的弟子招收赛,如果加入了双城派,他们才不敢轻举妄动。”

见童强理解的点点头,心下暗自愧疚,不好意思了兄弟,重生这东西说出来会把你震撼致死的,你也不会相信,反而无形中增添友谊间的隔阂,只能如此了。

“昨天我说教你一套功法都是事实,还是那句话,别问我功法的来历,总之你只要记住我文一鸣是你一辈子的兄弟就够了!”

童强捂着小臂与文一鸣并肩而行,低着头不开腔。文一鸣以为他心里因为自己隐瞒练武的事而难过,刚要再说话,童强突然抬头,无比严肃的盯着文一鸣,“一鸣,今天的话我童强一辈子藏心底了,你能把关乎性命的隐秘说出来,我童强值了,证明我童强眼光不耐,只要能和你做兄弟,我童强一辈子呆在这童山村也骄傲!”

文一鸣听着童强发自心底的诚挚,心里无比的感动,他仿佛又回到了特种部队,和战友、学员热血激情的时光。一把搂过童强的肩膀,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丫的,说这些干嘛?别以为我会感动得泪流满面。”

在文一鸣松开自己肩膀,微微仰起头大步向前走去时,童强看到他眼眶有些湿润,童强此刻心底充满了自豪和感慨。

不多时,三人已回到童强的院子。放下东西后,文一鸣便在童强急不可耐的眼神下,将八极拳的核心桩法传给了他。

文一鸣也是经过再三筛选,才决定传授童强八极拳。童强体格强壮,筋肉骨骼粗壮,很适合八极拳贴身近战的修炼路线。

八极拳的桩法同样是两仪桩,只不过不同于太极两仪桩,在传统中他有一个古老的名字,称之为‘抱婴桩’!

童强费了半个多时辰才将抱婴桩学会,并且拿纸笔记录下各种要领。

童强估摸着一切都记得很清楚了,这才搓着手,谄媚的笑道:“一鸣哥,刚才在路上你那是什么武技,一拳就把那瘦子的战斗力给瓦解了,很凶悍啊!可不可以,嘿嘿,那个啥...!”

文一鸣一巴掌拍在童强后脑,正色道:“先好好把抱婴桩给练出效果再说,这是八极拳的筑基桩法,一切的技法力量都来源于抱婴桩。别总想着修炼武技,再强大的武技,没有坚实基础也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记住,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小心贪多嚼不烂!”

童强摸了摸后脑,连忙点头,笑道:“放心吧,一鸣,等我修炼一段时间你来检验检验。嘿嘿,我就是好奇这是什么武技?”

“这是太极拳里的搬拦捶,现在说了你也不懂,以后慢慢再说吧,我得回家了。”

文一鸣临走时,为了童强能下苦工练习,认真的说道:“强子,每天至少花两个时辰练习抱婴桩,此桩法能培元养气,伸筋拔骨,以骑马蹲裆式为基础产生十字劲,练到后来能达到“浑身到处皆是手”,无论对方从哪个方向进击,都会被大力弹回或震伤。”

童强兴奋的点点头,道:“放心吧,两个时辰怎么够,我连拉大便也用抱婴桩蹲着拉!”

“哥!你好恶心哦。”童秋玥埋怨的白了一眼童强。

童强面色一正,“小丫头,懂什么,没听一鸣哥说,功夫源于生活吗?去去去,我要拉...蹲我的抱婴桩了!”

文一鸣暗自好笑,微微摇了摇头,一路施展他的‘步法’跑回家。

一进篱笆门,就看到江娴正在厨房外洗野菜。文一鸣连忙上前放下东西,有些责怪的道:“妈,您身体还没好,怎么出来了,这些活儿我会做,进屋休息吧,妈!”

说着便要扶着江娴进屋,江娴轻轻握住文一鸣的手,欣慰的笑道:“一鸣啊,不知道是不是你炖的野兔汤特别补身体,今天我感觉好多了,精神特别好,再睡下去,我怕会真睡出病来,别担心,啊!”

文一鸣看了看江娴的脸色,好像是精神了许多,也知道病人需要多活动,“妈,那你别去做那些重活。您看,我今天买了您最爱吃的香菇,哈哈!妈啊,进来进来,我给你说说,今天我挣了一笔小钱。”

江娴看着文一鸣那激动的样子,心里很是喜欢,要是这日子一直这样我也就满足了!

追书
上一章 下一章